刷快手与看莎士比亚有什么差别

萨满巫师最担心什么?

是部落里其他人也会通灵,能背诵创世英雄神话。

居乡秀才最担心什么?

你觉得英国人看莎士比亚戏剧的娱乐,跟现在人看《奇葩说》,这种娱乐是没有高下之分?

2008年,专栏作家、《哈佛商业评论》前编辑尼古拉斯·卡尔撰文历数互联网的种种坏处,《谷歌把我们变傻了》。

今天,英国最红的是达人秀之类的节目,没什么人看莎士比亚。

哆啦A梦漫画自1969年12月开始连载,到今年刚好迎来50周年。

对马东和李诞这样的人,许知远的正确批判方式应该是:作为读书人,你怎么能像莎士比亚一样追求大众廉价的掌声?

八十年代的CCTV也是这样,赵忠祥老师经常主持这类节目。

它对互联网的讨伐,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:没有知识分子帮助把关,大众就没有独立阅读和独立思考的能力。

漫画中经常出现的“任意门”也出现在现场。据工作人员介绍,“只要和旁边这台机器对话,它就能带你去想去的地方”,而实际上是通过语音识别,打开门后屏幕会显示识别出的景点图片。

许知远希望马东老实承认,在莎士比亚这种高雅精致的内容面前,他做的《奇葩说》是低俗的,并且应该感到羞愧。

四十年代中期到六十年代之前,被认为是美国电视的黄金时代。

通俗和大众化的底子,让莎士比亚在后世的伏尔泰和托尔斯泰那里,依然被批评粗鄙。

当时占据电视屏幕的,一类是根据萧伯纳等文豪的作品改编的电视片,一类是各种知识问答节目。

1993年,雅虎诞生,1998年,谷歌诞生。什么是重要资讯,你该看什么资讯,不再由编辑决定,而是自行决定。

摧毁黄金时代的,不是范多伦和电视台作弊,而是电视机降价,1959年美国电视普及率达到88%。

广播电视的诞生,只是让不识字的人也能接受最新的信息,而互联网干脆彻底打破了文化生产者与消费者的界限。

在英国人看莎士比亚的年代,莎士比亚是大众化而不是贵族或精英文化的象征。

报纸杂志的黄金时代终结。传统文化媒体圈一片惊恐哀鸿。

据悉,店内分为三大区域。销售区摆满了各种哆啦A梦的马克杯、抱枕等特色商品。订制区里,消费者可以在体恤、手帕上把哆啦A梦刺绣成型,打造自己的专属产品。而在人气最高的体验区,能够借助虚拟现实、光雕投影等技术,全方位感受漫画中的各种道具。

是村里没有文盲,家家会写春联人人会写信读信。

大众化是潮水的方向。

黄金时代终结让尼尔·波兹曼痛心疾首,他是电视娱乐业最激烈的批判者。

1959年,年轻的尼尔·波兹曼博士执教纽约大学。可惜,这年是公认的黄金时代终结之年。

可惜,1959年范多伦最强大脑神话破产,他被查出与电视台串通预先知道答案。这段公案后来变成电影《Quiz Show》,拉尔夫·费因斯扮演范多伦。

电视虽然沦落,报纸杂志依然是文化评论家的阵地。

按王朔说法,黄金时代的电视看上去特教育。

2010年卡尔的《浅薄》一书出版,它像《娱乐至死》一样,引发了广大文艺中年的强烈共鸣。

莎士比亚出生在小地方,只读过文法学校,他以取悦大众成名,是那个时代的波兹曼和卡尔的炮轰对象。

马东用脑筋急转弯的反问来化解挑衅:

1960年是美国电视业堕落元年,这一年肯尼迪凭借年轻外形击败了尼克松,大众对电视的信任超过报纸。

如果有人痛惜时代变得粗鄙,多半是文化创新让他们丧失了居高临下的话语权。

是报纸电视被消灭,人人低头看手机,没人听他们说什么。

社会评论家最担心什么?

为进一步做好口岸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,防止疫情经口岸传播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》及其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的规定,海关总署经研究决定在全国口岸重新启动出入境人员填写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出/入境健康申明卡》进行健康申报的制度。出入境人员必须向海关卫生检疫部门进行健康申报,并配合做好体温监测、医学巡查、医学排查等卫生检疫工作。

人文与科技的十字路口

以许知远对英国贵族精神和精英文化的理解,他应该请田朴珺小姐作节目搭档。

2017年,《娱乐至死》和《浅薄》的铁杆粉丝许知远,采访马东时,质问这位互联网时代的娱乐新贵:

1985年,波兹曼著名的《娱乐至死》一书出版,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武装了半个世界读书人的头脑。

不是担心堕落,是担心话语权

互联网技术更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冲击。

从文字发明开始,纸张、书写工具、印刷术的发明,再到广播的诞生,每次技术进步,都会大幅降低知识传播和学习门槛,文化参与者几何级增加。

那时,专家学者很受追捧,最著名的流量明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查尔斯·范多伦,他是21分问答的常胜将军。